『请教&闲聊』如何应对现实的神经bug?

一年前我也在这提过,鄙人患有Epilepsy这项疾病,每天要吃的药物是会影响到神经的,而近几年(手术后)大脑时不时冒出自杀这种念头,但鄙人内心还是有很强烈的理想愿望(优化/重构地球)的,不是真的有这种念头,是这类药物的副作用产生的:


而鄙人最近因为想要“对自己好一点”,租了一个比较高级的单身公寓,可以直观江景,我觉得对自己写代码是有帮助的,可以让自己更安静专注,提高自己的开发/创作效率

问题也跟着来了,这美妙的阳台就像把双刃剑,我生怕自己突然间大脑的神经又被Epilepsy“病毒”操控了,产生“跳下去”的念头,然后就。。。

请教大家有没有什么建议(退房或者安装防盗网难道?)

离开电脑,多出去走走,多看电脑以外的书,比如经济学,文学,科幻等方面书籍。

计算机和哲学的书在年轻时要少看,多经历多实践,阅历不够但看计算机和哲学书看多了,会进入较真对和错,自己为难自己的困境。

人生不止对和错,更多是要多经历,多沟通,多向他人学习,获得别人对自己价值认同,方能工作和生活平衡,保持健康。

11赞

是的,最近两个月我写的代码就不多,常出去散步走(前几天就一次散步了20公里)
刚我也打算把拖了好几个月(大多看了42%左右)的几本书看看(经济学没兴趣,科幻还可以),放开大脑

刚也看了一些YouTube视频还分享到了WeChat, 也顺带在这里分享给大家(这是咱们开发者版的朋友圈)

我现在自认为不算悲观,自己想法还是很多的(幸运的是觉得编程有趣,时间快过)
而是“我”有点不受“我”管控(我当然不想Kill Myself),难道是双重性格(鄙人双子座)?还是像魔戒里的“咕噜”?我估计这就是药物的副作用(两年前也看过脑科医生是这样说,我猜测就是自杀有关的念头是在大脑的某个地方(假设内存变量为 Kill)掌控,而我吃的药物是管控大脑/神经的,无意随机地触碰到了内存Kill,所以让我大脑被动地产生了这个念头)

确实是药物的副作用

建议楼主适当减缓服药的频率,因为药物是根源,不管用什么手段,只要你照常服药,对现状是没有多大改变的

尴尬的是我当时(2013年开始)就是因为这样想,希望自己不要太过依赖药物,擅自(没有过问医生)减少了药量,所以导致我的Epilepsy一直没有解决(大多数是坚持三四年服药没有发作过就可以停药了,而我太过天真擅自减量,时常发作,而每次发作就要三四年重新开始计算)
医生说如果我当时一直坚持正常的服药频率,我可能已经好了。。。

但是从你眼下的描述看,如果继续正常服药,能不能痊愈先不说,出问题的几率貌似远远大于治愈的可能

再假设一下,服药痊愈了,以你眼下的状态,医生能保证你还有足够的身体和精神条件来持续正常的工作强度吗?

不是我危言耸听,只是说出一些可能性,供楼主参考

我一向主张只要人还在就还有希望,如果人都不在了,一切都是空谈

  1. 增加社交,减少独处。人是社交动物,整体上来说你的状态会因此而更好。如果有人能够跟你一起住是最好的。

  2. 你要知道即使是没有 Epilepsy 的其他人,时不时也会有自杀的念头,但是想和做之间有巨大的鸿沟。

  3. 设立保险措施。手机上存几个公益组织、心理医院的求助电话,能及时赶到你附近的好友、或者其他能和你长时间沟通的人的电话。你也可以让他们定期联络你。

  4. 作息规律。23:00 前上床睡觉,保持充足良好的睡眠。

  5. 适度运动。能帮助你同时强健精神和身体。推荐游泳,对身体的磨损小。

  6. 多看多读有益身心愉悦的艺术作品,少看类似于鱿鱼游戏这样的。多多培养自己的兴趣爱好。

  7. 建议去大城市的公立医院,或者比较知名的心理医院做一段时间就诊断和治疗。他们是最专业的。你要注意精神疾病的误诊率大概有 20%,而精神疾病的药物有的很伤大脑。所以一定要去大城市的好医院看。推荐上海、北京。

  8. 推荐去找大城市的医院里的神经科内医生,他们会经常参加国际前沿的学术论坛,能接触到更好的药物。

  9. 可以考虑搬去大城市住,周围的人相对来说包容性更强。更多的人把这个事情视为一件平常的事。

希望你过得开心 :)

3赞

你的建议非常好,但是还是忽略了一个大前提,那就是药物带来的不可控性

楼主强调过自己本身并没有主观产生那些负面想法,而你的大部分建议是针对一个人自发产生的情况

如果确实是楼主自己心态就如此,他也不可能工作到这种程度

不过确实可以多去各地三甲公立医院去

一方面的建议是自己能做的,不能做的就只能交给医生了啊。所以我推荐楼主去看顶尖的医生,看看有没有可能更换一下药物。

我的意思是药物产生的后遗症尤其是精神方面不是简单靠个人就可以克服的,这一点楼主说得很清楚

所以靠自己去调整,它的效果其实并不大,但并不是说你的建议不好,只是对本身没多大帮助而已

非常同意。同时我也认为自己的调控是可以产生积极的影响。

你可能低估了出问题的代价,我也发作过很多次了,大多时候发作的时候大脑(内心)是非常崩溃的,我自己还用崩塌这样来形容自己发作时的内心状态(说不出话,怀疑人生的意义,心想地球是不是随时有可能像恐龙灭绝那样被一颗外星碰撞)

我也不是说觉得自己没有希望,也是一种出于保险起见在这里请教下大家

可能你说得对,跟我是单身主义有关,因为鄙人从小至今没有体验过父爱(我爸较早离世了,应该是因为自己唯一儿子有Epilepsy所以内心忧患引起的肺癌),所以我跟 图灵/牛顿/达.芬奇/张国荣/Tim Cook 他们有个共性。。。

我已经服药超过了十年了,你提到的大部分其实我都是有想过的,很多也是尝试过,但是不乐观(某些医生是没有人格底线,即使你挂了他们工资也不会少拿一分钱,真恨不得他们赶紧离开银河系),例如我喜欢游泳(我喜欢的运动很少),但是我妈说我有这病不能游泳,怕我游泳时突然发作。。。

我大部分是乐观觉得人生有趣的,就是怕大脑那种瞬间/稍纵即逝自杀念头就在那几秒钟,让我从这几米的没有防盗网的阳台。。。 (现住的另外两个房子都装有防盗网,所以自杀的成本高一点,概率就会更低)

我的观点就是很简单,人在就是希望,不管你发作情况如何,你至少还有寻找希望的资本,身体都没了,还能做什么呢

可以尝试那位朋友的一些建议,另外多去医院咨询,医术好的也需要你去碰

嗯,我也不敢确定我这种念头是否会真正的让自己这样去做,就像我从来没有真正动手去打人(药物让我产生了这种想法)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所以在这里请教咨询大伙,想减少自己的担忧更放松

风险肯定存在,犯罪行为里面还有激情杀人,情绪产生的后果本身就是冲动型的,就在刹那间而已

像楼里两位所说,走出去和人多沟通,没事去公园看看小孩子玩耍,其实只要投入进去,心情都会得到宁静,我觉得他们的建议挺好

也算有,我基本每天都看一个熊猫视频,昨晚回家当散步走了一个小时,边走边唱歌唱了一个多小时


其实鄙人的人缘挺好的,不算内向(反而很多内向的同学喜欢跟我交流) 连财产上亿的老板都甘愿帮我买早餐那种…

我还是坚持建议多去找医生咨询,因为药物副作用随着服药时间会慢慢加重,你眼下可能还可以控制,当强度由量变而质变的时候,行为就很难说能够靠自控力去控制了

就和吃安眠药一样,最开始半片有效果,然后一片,两片,最后吃安眠药没有一点用,本质上两者并没有区别

药物和药物是不同的,还是遵循医嘱更合理。

我好像也曾经有过类似的感受吧,也不是很确定究竟是自杀倾向还是压力大导致,睡觉做梦时都会梦到自己从很高很高的地方跃下,然后就解脱了,一切烦恼消失。

后来这种念头消失了,完全不会去想它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逐渐消失的,想一想似乎是从自己找了对象结婚,为造Child而努力时开始消失的。但我完全不确定这二者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

遵循自己的想法比较好,想退房就退房,想装防盗网就装防盗网, :slight_smi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