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某些国人对 Google Dragonfly 的评论有感


#1

https://github.com/ithinco/i-am-chinese-the-dragonfly-must-go-on

论点大概是:国内封锁了 Google 但这个我们没有办法,你不进来大家都会用百度,还会发生魏泽西的悲剧。

虽然说愿意发声是好事,但是……总觉得怪怪的…… Bing 进来这么多年了,也没见大众放弃百度转用 Bing……


#2

因为只要你bing用的多,就发现这个引擎实在不行。

搜索娱乐内容比不过百度,搜索严肃内容又比不上google,夹在中间不伦不类。而且,每次搜索页面最下方就是「由于当地法律法规……」看着让人就不舒服。

有心求学的都自备那啥了,要个阉割的太监引擎干啥


#3

google进来总比在外头强,虽然我一直在用duckduckgo。借用caoz的话,google退出,损失最大的是百度。


#4

我就觉得姿态很怪。百度有问题对吧,应该尽量推动政府、社会让百度整改,然后也可以多向那些沉默的大多数介绍、推广其他搜索方式,闭口不谈这个就默认这些都是不可能的,就指着别的 有良心的公司 进来拯救自己,就觉得很奇怪……

以及我觉得 Google 进来,首先受益的还是城市里的少数人 —— 搞学术的、搞技术的,其他大部分人还是很难把搜索习惯转变过来。


#5

已经整改过了,而且改的不只是百度

比起搜索引擎,搜索到的东西才更重要

我愿化作一滴水,与十三亿滴一起流过一个叫中国的地方


#6

同意。 Bing 没有拯救中国人就很明白,拯救中国人是不能靠那个商业公司的。靠这个和靠青天大老爷是一个道理。


#7

精辟啊!精辟!

我觉得 Google 救不了中国人 —— 鲁迅


#8

鲁迅没有说过这句话 —— 高尔基


#9

各位都是聊天鬼才吧


#10

imo, cpc doesn’t care about(or even very willing) to see) such things.


#11

现在很多人已经不靠百度导流了,今日头条,微信这种所谓的聚合平台更令人气愤,传播渠道比百度强了不止多少倍。应该呼吁成立一个民间道德委员会,就像西方国家的各种联合组织一样,专门做这种事情,纰漏野蛮生长的行为。


#12

同意,google进来,大多数用百度的人仍会用百度,这不仅仅可以从搜索引擎的使用看出来,而且还可以从外媒(好像是BBC)对在Wall中长大的新一代的采访中看出来。


#13

除了搜索不行以外,我感觉 bing 这个名字也吃了大亏。

沉默的大多数人其实并不在乎,他们早已经习惯了恶劣的环境,以为世界就是这个样子。所以只剩下少数人在呼吁,而这些少数人有更好的途径获取信息,所以他们的对整改的需求也不是很迫切,只是闲暇有空的时侯抱怨几句,成效可想而知。

你打算介绍百度呢,还是百度呢?

恰恰相反,少数人早就掌握了更科学的方法,他们的习惯也不会因蜻蜓改变。


#14

他们不在乎,那么我们就可以不在乎 他们不在乎 么?不说太大的,身边的亲人、朋友,至少我是在乎的。

至少把百度的一些负面消息告诉其他人让他们认识到百度的问题也好啊,总比什么都不做强吧。

并没有,有很多年纪大一些的科研、技术人员,在这方面还是有些困难的 —— 当然这仅仅限于我接触到的一小部分人,所以只是个人感受,可能不具有统计意义。


#15

give yandex a try, which has not been blocked by gfw yet. Many sensitive keywords is searchable in yandex


#16

但是,在中國,剛剛提起文學革新,就有反動了。不過白話文卻漸漸風行起來,不大受阻礙。這是怎麼一回事呢?就因為當時又有錢玄同先生提倡廢止漢字,用羅馬字母來替代。這本也不過是一種文字革新,很平常的,但被不喜歡改革的中國人聽見,就大不得了了,于是便放過了比較的平和的文學革命,而竭力來罵錢玄同。白話乘了這一個機會,居然減去了許多敵人,反而沒有阻礙,能夠流行了。

中國人的性情是總喜歡調和,折中的。譬如你說,這屋子太暗,須在這裏開一個窗,大家一定不允許的。但如果你主張拆掉屋頂,他們就會來調和,願意開窗了。沒有更激烈的主張,他們總連平和的改革也不肯行。那時白話文之得以通行,就因為有廢掉中國字而用羅馬字母的議論的緣故。

—— 鲁迅

https://zh.wikisource.org/zh/無聲的中國

1970年代,由于政府持续以戒严控制媒体、打压反对派和禁止组党,这让当时的中华民国被视为非民主国家[159][160][161]。 蒋中正于1975年病逝后,先由副总统的严家淦继任,随后蒋经国当选第六任和第七任总统[152]。1979年,高雄市的抗议活动遭警方镇压,促使国内反对势力团结[162]。面对国际压力和党外运动,政府展开民主化工作,首个反对党民主进步党亦于1986年成立[145][162]。隔年政府宣布解除戒严、开放组党[152]、开放报刊等禁令[163]。1988年蒋经国逝世后,由副总统李登辉继任[152],在李登辉政府主导下多次修订宪法,推动废除万年国会、终止动员戡乱、国会全面改选等民主化改革[164][165][166]。这时期台湾原住民族团体开始推动文化保存[167],并要求更高程度的政治自决与经济发展政策[168]

经过一连串民主化发展,促成1996年举办首次总统直接选举[169],由李登辉连任[162][170]

https://zh.wikipedia.org/wiki/中華民國


#17

确实,对大多数人来说,搜索引擎的作用已经越来越不重要了。

这是谷歌更应该担心的事情。

很好

所以如果你在告诉亲朋好友百度多邪恶的同时,推荐一个不那么邪恶的替代品,不是更好吗?

他们受益有什么不对呢?

想一想百度荼毒的用户人群,这个名字比 bing 更难接受。


总之,我是不明白为什么要反对这个项目。

谷歌当然不能拯救中国,它的重返是商业行为。如果说反对它来赚钱,逻辑上还能通,否则我想不出任何反对的理由。

  • 因为大部分人仍然继续使用百度,所以谷歌不能进来?
  • 因为要整改百度,所以谷歌不能进来?
  • 因为只有少数人受益,所以谷歌不能进来?

#18

看开头呀,我没有反对这个项目,我只是觉得这种 指望别人来拯救自己 的姿态觉得有点问题。

闲聊灌水就是说下感受,并不是要讨论对错。

我反对的是以下这种逻辑

  1. 因为我们正在遭受不公平
  2. 而且你们有能力来减少这种不公平
  3. 所以你们应该来帮助我们

#19

说实话,我不太关心 Google 能不能进来。它要是不进来,那我也会尽力去给亲朋科普相关的知识,它要是进来,那么我也会把 Google 作为一个候选工具进行推荐。

总体上来说,Google 能进来当然是好事,我没理由要反对。


#20

战狼2 有一句经典的台词

关于 所谓的以前的